新版“国十条”上半年或推出 保险业借势跃龙门

2018-09-23 04:42

  经济观察报 记者欧阳晓红不再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被人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介绍的小保险,拥有9万亿总资产的中国保险业将步入特殊历史时期。

  经济观察报独家获悉,《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俗称“新《国九条》”)之后,国务院或于上半年出台的《加快现代保险服务业发展意见》(俗称“新《国十条》”)将赋予保险业全新的现代保险服务业之角色定位。“有别于2006版《国十条》的是,新《国十条》不局限保险业自身的发展,而是谋求融入新时期的国家发展战略中;”5月13日,一位中国保监会接近人士透露,“如保险可成为助推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利器,届时国家有望把保险机制纳入城镇化建设的总体部署之中。”

  涉及发改委、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住建部、银监会、证监会等诸多部委的新《国十条》将会是一个部门之间协商与的“结果”。

  据透露,税收优惠政策有望写入新《国十条》中,但目前能否得到诸如财税等政策的充分支持尚是未知数;而新政该出的还是会推出来要“升格”的保险业已行至新发展拐点。

  “新《国十条》将更加务实,可以从服务民生与国家经济+自身需要两方面去理解新《国十条》的制度框架。”上述保监会接近人士说。“责任保险、农业保险、商业养老和健康保险、巨灾保险”等险种将会成为《国十条》单列条款。

  最大的亮点是,保险业在服务国家保障体系中将有一个“名分”,尽管依然还是行保险之业,但今日保险业的角色、作用较昨日截然不同。保险业的身份与地位在新《国十条》中会进一步得以提升与确认。

  正如中国保监会副周延礼近日表示,保险作为市场化的社会互助机制和风险管理机制,是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可或缺的制度安排。

  诸如:保险业在“服务农业风险管理体系建设、服务社会治理体制建设、服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服务经济发展、服务金融体系建设”等“五大体系”中均将发挥重要作用。这些方向或将在新《国十条》得以明确。

  不难看出来,保险业试图跳出狭义保险的概念,正全面融入服务民生、国家经济的建设布局之中,通过“更有位”,实现“更有为”。

  以服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为例,将鼓励大力发展商业养老和健康保险。周延礼指出,调动国家、企业、个人等多方面力量,运用好和市场两种机制参与社会保障体系建设,减轻财政负担,增强经济活力。“构建市场化的矛盾纠纷化解机制。大力发展道交通、安全生产、污染、旅游出行等领域的责任保险”则是服务社会治理体制建设的主要内容。但这涉及与不同部委之间的协调配合。

  服务经济发展是指为国家重大项目建设提供稳定资金来源。保险资金通过基础设施投资计划、股权、不动产等形式,提供长期资金,满足实体经济发展的长期融资需求。

  在服务金融体系建设方面,按照周延礼的话说,增加居民储蓄为投资的渠道,缓解银行资金高度集中的压力,促进保险市场与资本市场、货币市场深入融合与协调发展,完善金融体系,提高金融市场效率。

  当然,新《国十条》中涉及金融产品方面的内容,则需要与证监会、银监会等部门去协调。

  就自身发展需要而言,保监会正力促推动国家财税部门给予保险业养老险递延税政策支持,“届时税收优惠可能会写入新《国十条》,但目前还在密切协商之中。”上述接近人士说。

  以养老险个人税收递延型保险为例,尽管寿险公司将因此长期获得行业性利好,可是研究7年之久仍未面世。去年1月上海市工作报告披露,上海将在2013年开展个税递延养老保险等创新试点;但截至目前试点尚未启动。

  若保险如愿以偿得各部委的“力挺”,届时整个行业或将步入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如果说2006版《国十条》被誉为引领保险业于资本市场施展的纲领性文件,新《国十条》无疑是引领保险业于国家经济建设服务市场大展宏图的纲领。

  然而,纲领性文件落实到操作层面,总有些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困惑。“阶段型特征、冲动型发展、缺乏顶层设计的理论基础”等是横亘在行业面前的障碍;且行且危,经济下行背景下,保险资金更需避免成为金融市场风险的最后接棒者。

  同时注意到,旧《国十条》中涉及国计民生的农业保险、养老保险和责任保险、巨灾保险等险种,8年过后,其发展或进展仍不尽人意,于是还要顺延写入新《国十条》。

  虽然历史赋予保险业新的“高大上”,但这无法省略保险业仍处于初级阶段的事实。此“阶段特征”撕开了保险激进求规模求速度的冲动“面具”。

  麦肯锡公司全球董事、保险业业务核心领导人之一石磊曾表示,虽然前景乐观,但保险行业增长将趋缓,粗放式销售模式及同质化寿险产品无法满足客户群的未来需求。

  某业界资深人士抱怨,不管是公司还是监管有识之士,提及一些公司的冒进与拼规模直呼不解。一家寿险公司销售经理甚至向记者推销一款一年期的团险资金险产品,明明是保险产品,但被描述成了存款,年利息是5%,而写进合同的到期收益率是4.6%。此举无疑旨在“揽金”,冲保费规模。

  保费收入如此,保险投资亦如出一辙。中国保监会副陈文辉日前撰文称,目前相对行业能力不足的情况,明显地感觉到行业的投资冲动,有的公司者无畏,什么都想投,什么牌照都想拿。有的公司只看重收益率,忽视相关风险。

  据相关统计,保险资管人员约2800人左右,基金业过万人;陈文辉指出,产品看,行业拿不出真正意义上的创新产品,还停留在依靠“低价”竞争的方式来获得竞争优势,比如不同保险机构在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上拼价格。

  相关数据统计,今年一季度末,保险机构投资性不动产规模754.8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84.7亿元增幅达96.22%。而在保险机构已备案和注册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中,涉及地方融资平台的有3259.59亿元,占总规模约51.61%,陈文辉撰文称,大部分采取了相应措施,风险基本可控。

  不过,陈文辉认为,从局部地区和行业看,一些产业结构单一,过于集中在强周期行业(如煤炭等)的地区;一些负债率较高,债务较多,已经超过本身财政规模的地区;一些支柱产业产能过剩,环保压力大的区域;还有一些通过多个融资平台集中举借巨额债务,借新还旧、平台相互等情况比较普遍的地区。“这些区域,在宏观经济形势或金融信贷政策出现变化的情况下,风险值得高度关注。”陈文辉指出。

  诚然,历经30年发展的中国保险业取得今日成绩的同时,亦进入了攻坚期和深水区,其复杂性和艰巨性不言而喻。中国人保财险公司副总裁王和说,保险的社会性决定了其对于社会稳定具有高度的相关性和重要性,其在我国未来社会转型和职能转变过程中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因此,保险耽误不得,更失误不得。另外,要认识到过去30年的快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阶段特殊性”的,面向未来,作为一个成熟和的行业,应当在价值创造的基础上,“循序渐进”地发展。

  以往是摸着石头过河,但随着行业发展的不断深入,特别是社会作用的全面发挥,“我们更多地需要思考顶层设计问题,而顶层设计需要理论支撑;这是中国保险业发展阶段决定的。”王和说。

新闻排行

随机阅读